東西問(wèn)·中外對話(huà)|從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到對華加征關(guān)稅,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棋局意欲何為?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東西問(wèn)·中外對話(huà)|從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到對華加征關(guān)稅,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棋局意欲何為?

2024年05月16日 21:50 來(lái)源:中新網(wǎng)微信公眾號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5月14日,美國政府宣布,將對中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等產(chǎn)品加征關(guān)稅,據白宮官網(wǎng),針對中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的關(guān)稅將從目前的25%提升至100%。近來(lái),以美國為首的部分西方國家無(wú)視客觀(guān)事實(shí),頻繁炒作“中國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。西方政客大肆炒作所謂“中國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,有何意圖?美國對華加征關(guān)稅,執意推高關(guān)稅壁壘,目的何在?中國新能源等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如何助力實(shí)現全球氣候目標?對全球能源轉型有何意義?

  “東西問(wèn)·中外對話(huà)”邀請歐盟“讓·莫內”講席教授、中國人民大學(xué)國際事務(wù)研究所所長(cháng)王義桅,昆士蘭科技大學(xué)客座教授、太和智庫資深研究員鮑韶山(Warwick Powell)和美國《地緣政治經(jīng)濟報告》創(chuàng )始人、外交政策專(zhuān)家賁杰民(Benjamin Norton)三位嘉賓針對以上問(wèn)題發(fā)表看法。

  王義桅認為,西方炒作中國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笔且环N話(huà)語(yǔ)敘事陷阱,其預設的前提條件就是不承認中國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地位,也不承認中國的發(fā)展中國家地位。

  鮑韶山直言,“中國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純屬無(wú)稽之談?!爸袊圃鞓I(yè)龐大的規模,有利于降低技術(shù)和生產(chǎn)資料成本,這對全球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百利而無(wú)一害?!?/p>

  在賁杰民看來(lái),當下,世界正在經(jīng)歷能源轉型,中國已成為世界領(lǐng)先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生產(chǎn)國,這對落實(shí)《巴黎協(xié)定》,減緩氣候變化,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(lài)具有重要意義。他指出,美國對此感到不滿(mǎn),并不是因為中國做錯了什么,而是因為美國的壟斷企業(yè)在這方面難以與中國公司競爭。

資料圖:2024年1月22日,浙江寧波,吉利旗下極氪智慧工廠(chǎng)焊裝的新能源車(chē)架在自動(dòng)運輸帶上傳送。中新社記者 王剛 攝

  對話(huà)實(shí)錄摘編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美國5月14日宣布將對包括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、電腦芯片、醫療用品在內的一系列中國商品加征關(guān)稅。針對中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的關(guān)稅將從目前的25%提升至100%,您對此有何看法?

  王義桅:中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在美國的銷(xiāo)量很少,所以拜登政府(對華)加征關(guān)稅完全是出于競選的需要。美國要打壓中國,希望產(chǎn)業(yè)、資金回流到美國,所以,這一舉措是在為負債地區喊話(huà),是在向盟友喊話(huà),追求“政治正確”,所以才會(huì )加征關(guān)稅。

  現在拜登政府為了總統競選,為了資本回流、產(chǎn)業(yè)回流、就業(yè)機會(huì )回流,繼續打造“美國神話(huà)”,不斷地號召盟友,號召全世界唱衰中國,打壓中國。此次對中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增加關(guān)稅就是一個(gè)突出的表現。美國將中國全方位、系統性的優(yōu)勢帶來(lái)的競爭力稱(chēng)之為“系統性的威脅”,最后還在反敘事。這種行為也反映了美國的一套做法,就是“你按照我說(shuō)的做可以,但是你按照我做的做就不行”。

  賁杰民:美國最初指責中國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睍r(shí),我就意識到,他們要為施加關(guān)稅找借口。

  美國試圖通過(guò)這種做法削弱中國的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,但我認為,這種做法不會(huì )奏效。中國將繼續向其他國家,特別是“全球南方”國家,出口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和太陽(yáng)能電池板。中國將幫助這些國家減少碳排放,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,減少對石油和天然氣進(jìn)口的依賴(lài)。

  此事顯示出美國政府的虛偽。它批評中國的產(chǎn)業(yè)政策和補貼,而自己卻做著(zhù)完全相同的事情。

  中新社記者: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聲稱(chēng),中國制造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和太陽(yáng)能電池板等新能源行業(yè)存在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?。也有專(zhuān)家認為,中國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的產(chǎn)能順應了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要求,符合經(jīng)濟學(xué)規律。如何看待這兩種說(shuō)法?

  王義桅:西方炒作中國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钡那疤峋褪遣怀姓J中國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地位,也不承認中國的發(fā)展中國家地位。所以,這是一種話(huà)語(yǔ)敘事陷阱。

  過(guò)去西方指責中國提出共建“一帶一路”倡議是為了“解決過(guò)剩產(chǎn)能”,“制造債務(wù)陷阱”,這種邏輯一以貫之,現在又給中國的“新三樣”貼上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钡臉撕?。中國是“世界工廠(chǎng)”,是為世界而生產(chǎn)的。西方國家講的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笔钦f(shuō)“中國的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擠壓了西方的市場(chǎng)”,而且西方趕了個(gè)早,起了個(gè)晚,讓中國彎道超車(chē)了,所以(它們)才會(huì )來(lái)指責中國。另一方面,西方國家自己也想發(fā)展,但發(fā)展不出中國這么強大的產(chǎn)能,所以才有這方面的“威脅”論斷。

  賁杰民:我們必須弄清楚什么叫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?。按照美國一些人的邏輯,如果一個(gè)國家有凈出口,就可以指責其存在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?。而目前,這個(gè)邏輯只針對中國。因此,這種做法十分虛偽。

  事實(shí)上,以2023年為例,中國汽車(chē)內銷(xiāo)比例占比達80%,出口量?jì)H占產(chǎn)量的不到20%。中國的汽車(chē)工業(yè)實(shí)際上并不像日本、韓國、德國一樣嚴重依賴(lài)出口。如果真的像美國所聲稱(chēng)的那樣,中國存在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?,那么日本和韓國的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背潭葘?huì )是中國的十倍。問(wèn)題是,為什么美國沒(méi)有指責其盟友日本、韓國和德國?很顯然,美國奉行雙重標準。如果世界各國真正想要減緩氣候變化,那么大家應當清楚,中國物美價(jià)廉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、太陽(yáng)能電池板等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為落實(shí)《巴黎協(xié)定》、減少全球碳排放做出了重要貢獻。

  鮑韶山:無(wú)論在新能源汽車(chē)還是其他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,中國在這些領(lǐng)域不斷增長(cháng)的產(chǎn)量大部分能被其不斷增長(cháng)的內部需求消化。綠色產(chǎn)業(yè)是新興產(chǎn)業(yè),發(fā)展速度很快,對各行業(yè)的影響也很大。

資料圖:美國白宮。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

  中新社記者:您認為西方國家指責中國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钡恼嬲康氖鞘裁??

  王義桅:西方國家指責中國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钡恼嬲康?,是為了應對中國的政策給它們造成的“制度性的威脅”。中國沒(méi)有按照西方設計的套路來(lái)發(fā)展經(jīng)濟,所以西方國家不承認這種發(fā)展模式。同時(shí),有些國家也想甩鍋給中國。2024年是美國大選年,政客們的敘事就是“不是我不行,而是你太狡猾”,有很多的國際責任“需要中國來(lái)背”。這些都是話(huà)語(yǔ)霸權。

  賁杰民:美國意圖借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削弱中國新能源等產(chǎn)業(yè)競爭力,保護硅谷的大型科技壟斷組織。美國還借此鼓動(dòng)各國減少與中國的貿易往來(lái),它宣稱(chēng)中國進(jìn)行“不公平貿易”,希望其他各國加入孤立中國的行列。

  美國大選日漸臨近,對中國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钡闹缚匾彩前莸羌懊裰鼽h爭取選票的手段。拜登政府強調美國需要投入數萬(wàn)億美元來(lái)支持本土產(chǎn)業(yè),對中國實(shí)施更多的制裁和關(guān)稅,這會(huì )吸引一部分制造業(yè)依賴(lài)政府投資的州選民。拜登政府還試圖借此塑造自己對中國更加強硬的形象。

  令人遺憾的是,在這次選舉中,美國兩黨都在比誰(shuí)能對中國更加強硬。作為一個(gè)美國人,我覺(jué)得這是非常不幸的,我認為應該鼓勵與中國進(jìn)行產(chǎn)業(yè)合作。

  鮑韶山:美國已然養成習慣,將自己政策誘發(fā)的問(wèn)題歸咎于他國。過(guò)去數十年,美國金融業(yè)大規模擴張,金融資本在整體經(jīng)濟中的影響力也不斷擴大。美國的金融化以犧牲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為代價(jià),推動(dòng)了虛擬資本的增長(cháng)。金融資本和金融機構賺得盆滿(mǎn)缽滿(mǎn),而普通民眾則受到了損失,成為了犧牲品。由于制造業(yè)逐漸空心化,美國成為了制造業(yè)成品和中間產(chǎn)品的凈進(jìn)口國。因此,為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,美國需要做的是保持其金融資本的主導地位,推動(dòng)政治經(jīng)濟去金融化,大力投資教育、技能培訓,以及產(chǎn)業(yè)研發(fā)。

  中新社記者:炒作“中國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是否是貿易保護主義的體現?它將對世界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造成什么影響?

  王義桅:我認為這種“中國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肯定是一種貿易保護主義的體現,而且中國的產(chǎn)能發(fā)達反襯出西方產(chǎn)能不足。在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賽道上,實(shí)際上西方有些輸給中國了?;蛘吒杏X(jué)到自己輸了——產(chǎn)生了一種抱怨或者采取了一種話(huà)術(shù)——它們就按照自己定義的節奏和產(chǎn)能來(lái)要求中國。實(shí)際上,它們的目的不僅是為了保護本國市場(chǎng),同時(shí)也是要試圖奪取新能源汽車(chē)領(lǐng)域的一些話(huà)語(yǔ)權,所以美歐才會(huì )一唱一和。

  賁杰民:美國政府指責中國為本土產(chǎn)業(yè)提供補貼,但實(shí)際上,多年來(lái),美國為自己的本土企業(yè),例如特斯拉等公司,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補貼。除此之外,美國正通過(guò)《通貨膨脹削減法案》和《芯片和科學(xué)法案》等措施,為本土企業(yè)提供數萬(wàn)億美元的政府支持。因此美國對中國大言不慚的指責所瞄準的,正是它自己在實(shí)行的政策。

  美國還提議對中國出口商品征收更多關(guān)稅,限制中國的出口。歐盟目前也正在討論對中國出口商品征收關(guān)稅,其中包括對中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進(jìn)行反傾銷(xiāo)調查。因此,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?!本腿纭皣野踩币粯?,是美國使用的一些借口,以試圖將其對中國采取的關(guān)稅、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和制裁合理化。

  鮑韶山:所謂的“中國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論”純屬無(wú)稽之談。中國在新能源汽車(chē)等領(lǐng)域增長(cháng)的產(chǎn)能大部分能被其不斷增長(cháng)的內部需求消化。中國制造業(yè)龐大的規模,有利于降低技術(shù)和生產(chǎn)資料成本,這對全球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百利而無(wú)一害。

4月25日,2024(第十八屆)北京國際汽車(chē)展覽會(huì )在北京舉行。

  中新社記者:中國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如何助力實(shí)現全球氣候目標?對全球能源轉型有何意義?

  王義桅:對于中國來(lái)講,目前所說(shuō)的“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”已經(jīng)不是在原來(lái)的生產(chǎn)力水平上或是體系上做文章了,而是在生態(tài)文明、數字文明等新時(shí)代的生產(chǎn)力維度展開(kāi)研究和討論。從過(guò)去工業(yè)和商業(yè)文明下的生產(chǎn)力角度來(lái)看,中國確實(shí)是實(shí)現了彎道超車(chē)。它在推動(dòng)全球數字和綠色雙轉型方面做出的貢獻,在歷史上都是沒(méi)有過(guò)的。

  中國過(guò)去農耕文明很發(fā)達,但那個(gè)時(shí)候相對比較孤立,工業(yè)化的中心在西方。到今天工業(yè)4.0時(shí)代,中國開(kāi)始彎道超車(chē)了。

  中國打破了過(guò)去的權力轉移路徑,也改變了過(guò)去工業(yè)化、創(chuàng )新化都是在西方內部循環(huán)的歷史,真正地引領(lǐng)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而且引領(lǐng)了全球能源轉型。中國強大的生產(chǎn)能力和數字生態(tài)文明的結合,比如新能源汽車(chē)的發(fā)展以及其他方面取得的成就,為人類(lèi)的能源轉型貢獻了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。中國給世界減排綠色轉型發(fā)展,包括數字化轉型,提供了示范。

  賁杰民:中國已經(jīng)在工業(yè)化進(jìn)程中迎頭趕上并繼續前進(jìn),讓數億人擺脫了貧困。當下,世界正在經(jīng)歷能源轉型,需要生產(chǎn)更多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以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(lài)。中國已成為世界領(lǐng)先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生產(chǎn)國,這對落實(shí)《巴黎協(xié)定》,減緩氣候變化進(jìn)程,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(lài)具有重要意義。然而,美國卻對此感到不滿(mǎn),這并不是因為中國做錯了什么,而是因為美國的壟斷組織在這方面難以與中國公司競爭。

  鮑韶山:降低清潔能源及低碳技術(shù)的成本將推動(dòng)清潔能源和綠色生產(chǎn)力的普及,特別是在發(fā)展中國家。普及高性?xún)r(jià)比、可靠的可再生能源具有變革性意義,因為這有助于實(shí)現能源主權,促進(jìn)能源依賴(lài)型國家的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只有降低了能耗成本,才能提高生產(chǎn)的附加值。

【編輯:李潤澤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