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黃金通道”來(lái)了,“黃金內灣”誰(shuí)主C位?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“黃金通道”來(lái)了,“黃金內灣”誰(shuí)主C位?

2024年06月26日 13:28 來(lái)源:南方日報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■編者按

  珠江奔涌,大橋屹立,前海逐浪。

  “超級工程”深中通道的通車(chē),讓粵港澳大灣區“A”形交通主骨架補上關(guān)鍵“一橫”,曾相隔伶仃洋的珠江口兩岸實(shí)現“半小時(shí)生活圈”。

  作為深圳側最先進(jìn)入的門(mén)戶(hù)區域,“特區中的特區”前海將隨之發(fā)生什么改變?南方日報、南方+推出《橋融大灣 潮起前?!废盗袌蟮?,敬請垂注!

  穿云破海連兩地,深中通道踏浪來(lái)。

  作為世界最長(cháng)的海底隧道、最高的跨海大橋,深中通道讓珠江東西兩岸各市實(shí)現1小時(shí)內通達,前海到中山更是縮短至20分鐘,不只成為大灣區又一個(gè)“黃金通道”,也推動(dòng)“黃金內灣”五朵金花串珠成鏈、握指成拳,讓人才、資本、商品、技術(shù)、信息等要素流動(dòng)更加暢通無(wú)阻。

  作為深圳側最先進(jìn)入的門(mén)戶(hù)區域,擴區后的前海將在黃金內灣中扮演什么角色?起到何種作用?與其他重要戰略平臺如何分工合作?

  ●撰文:張瑋 蔡敏玲 張秉仁 策劃/統籌:張瑋

  五朵金花“握指成拳” 前海是“黃金內灣”核心

  黃金內灣指的是環(huán)珠江口100公里的區域,覆蓋廣州、深圳、東莞、中山、珠海、佛山、香港、澳門(mén),可謂未來(lái)粵港澳大灣區最核心區域,被認為是大灣區發(fā)展版圖的濃縮版。

  而這其中,廣州南沙、深圳前海、東莞濱海、中山翠亨、珠海橫琴又因為身處靠灣口位置,被稱(chēng)作黃金內灣的“五朵金花”,成為中國乃至世界最有含金量的區域。不過(guò),“五朵金花”雖各自在大灣區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中扮演重要角色,但此前卻位置較為分散。

  而如今,打開(kāi)珠江口地圖,24公里長(cháng)的深中通道作為珠江口“A”字形交通網(wǎng)絡(luò )骨架的重要一橫,北距虎門(mén)大橋約30公里,南距港珠澳大橋31公里,東起深圳機場(chǎng)與廣深沿江高速二期相接,西跨越珠江口在中山馬鞍島登陸,與在建的中開(kāi)高速對接,不僅為沿線(xiàn)城市提供更多的合作發(fā)展想象空間,更讓黃金內灣“五朵金花”串珠成鏈、握指成拳。

  “前海擴區后,由原來(lái)的14.92平方公里擴展到120.56平方公里,將寶安和南山部分區域納入,范圍覆蓋到深圳所屬的整個(gè)珠江東岸,也恰好覆蓋了深中通道深圳側最先進(jìn)入的門(mén)戶(hù)區域?!敝袊?深圳)綜合開(kāi)發(fā)研究院財稅貿易與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立明說(shuō)。

  田立明認為,深中通道深圳側南北走向近50公里海岸線(xiàn)上,海洋新城、國際會(huì )展中心、九圍國際總部區等大型配套基礎設施依次展開(kāi),深圳機場(chǎng)、大鏟灣碼頭等海陸空樞紐緊密相連,前海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區的地位將更加鞏固,在提升區域互聯(lián)互通水平、擴大服務(wù)業(yè)輻射范圍、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和促進(jìn)都市圈融合發(fā)展等領(lǐng)域,都將面臨更優(yōu)的發(fā)展機遇。

  中國(深圳)綜合開(kāi)發(fā)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兼前海分院院長(cháng)曲建也認為,隨著(zhù)深中通道開(kāi)通,輻射帶動(dòng)西岸和促進(jìn)區域經(jīng)濟協(xié)調發(fā)展將成為前海未來(lái)的重要職責與使命。

  “前海位于‘黃金內灣’核心區域,將現代服務(wù)業(yè)和科技創(chuàng )新有效融合。從區域開(kāi)發(fā)水平上看,每平方公里基礎設施投資超百億元,或已超越美國硅谷,同時(shí)擁有十多條地下軌道交通系統,交通系統實(shí)現地上地下分離和人車(chē)分離。深中通道通車(chē)后,前海不僅連通中山翠亨,還與廣州南沙連接,與東莞濱海有緊密物理接壤,在‘黃金內灣’的區位優(yōu)勢最為明顯,且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水平最高,將在整個(gè)區域的聯(lián)動(dòng)發(fā)展中扮演高端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的角色?!鼻ㄕf(shuō)。

  “所謂輻射帶動(dòng),是指人、財、物、產(chǎn)、供、銷(xiāo)等生產(chǎn)要素能否快速從一個(gè)地區流動(dòng)到另一個(gè)地區。過(guò)去前海的輻射帶動(dòng)主要集中在東岸片區,對西岸輻射帶動(dòng)作用相對較弱?!鼻ū硎?,隨著(zhù)深中通道加速人員、資金、物資和數據等生產(chǎn)要素便捷高效流通,各區域會(huì )進(jìn)行分工,有的在高端研發(fā)設計領(lǐng)域發(fā)力,有的在高端服務(wù)領(lǐng)域發(fā)力,有的則在高端制造領(lǐng)域發(fā)力,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鏈、創(chuàng )新鏈和服務(wù)鏈的相互融合、配合,形成一個(gè)高效運營(yíng)完善的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體系,實(shí)現更高質(zhì)量的發(fā)展目標。

  中山大學(xué)區域開(kāi)放與合作研究院院長(cháng)毛艷華也認為,大型現代化基礎設施素來(lái)有大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效應,可提高資源配置效率,促進(jìn)區域分工合作,提升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能力。深中通道通車(chē)后,前海更應發(fā)揮自身制度創(chuàng )新效應,讓其發(fā)展經(jīng)驗、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在大灣區區域協(xié)調發(fā)展中發(fā)揮出更好的示范引領(lǐng)作用。

  三大平臺串珠成鏈 互聯(lián)互通后要“先聯(lián)動(dòng)后錯位”

  除了賦能“五朵金花”,深中通道也是深莞惠與珠中江兩大區域之間的唯一公路直連通道,實(shí)現廣州南沙與深圳前海的首次陸路聯(lián)通,也讓南沙、前海、橫琴這三大自貿片區串珠成鏈。

  “這些平臺通過(guò)深中通道進(jìn)一步互聯(lián)互通后,首先要鼓勵聯(lián)動(dòng),比如制度聯(lián)動(dòng)、產(chǎn)業(yè)聯(lián)動(dòng)。通過(guò)聯(lián)動(dòng)使得各種要素、產(chǎn)業(yè)資本在整個(gè)‘黃金內灣’更為暢通,構建更為高效的就業(yè)市場(chǎng)、區域市場(chǎng),打造更為有利的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的環(huán)境,來(lái)吸引國內、國際市場(chǎng)的各種資源?!泵G華認為,三大平臺之間的共性都是聚焦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和加強對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探索,可以相互學(xué)習借鑒。

  中國(深圳)綜合開(kāi)發(fā)研究院常務(wù)副院長(cháng)郭萬(wàn)達也表示,正是在各個(gè)自貿片區的相互參考和借鑒中,我國對外開(kāi)放力度才得以變得更大,改革創(chuàng )新更深化。

  “比如,針對境外高端緊缺人才15%的個(gè)人所得稅優(yōu)惠政策,最開(kāi)始就是在前海試點(diǎn),然后再推廣到大灣區內地9市,之后橫琴、南沙、河套又結合自身人才需求,做了相應的調整、優(yōu)化和超越?!惫f(wàn)達認為,國家級平臺要起到改革創(chuàng )新的先行先試作用,深中通道的開(kāi)通將更加便利這些創(chuàng )新成果復制、應用到更多特色平臺上,實(shí)現“由點(diǎn)及面”。

  而聯(lián)動(dòng)之后,毛艷華認為,各重大合作平臺或省級平臺的定位不同,要遵循各自定位,差異化發(fā)展,分工要更加清晰。

  曲建也表示,不同區域的定位是按照產(chǎn)業(yè)鏈的不同環(huán)節進(jìn)行分工布局的。前海服務(wù)香港,聯(lián)動(dòng)香港著(zhù)重發(fā)展科技創(chuàng )新和專(zhuān)業(yè)服務(wù)等生產(chǎn)性服務(wù)業(yè),大量會(huì )計師、律師、建筑師等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能否在前海執業(yè)并發(fā)展業(yè)務(wù),境內外資金能否在前海更高效便利地流動(dòng)起來(lái),都是其制度創(chuàng )新的要點(diǎn)。

  橫琴服務(wù)澳門(mén),其產(chǎn)業(yè)結構中很大一部分是推動(dòng)實(shí)現澳門(mén)產(chǎn)業(yè)多元化,未來(lái)將是一個(gè)大規模生活服務(wù)區域。南沙則被定位為大型制造業(yè)區域,如何讓產(chǎn)品更加便利地在區域間流通,是南沙需要承擔的責任。

  即便是與前海處在同一創(chuàng )新鏈條上的河套,也因內部所處位置不同,而有所分工?!扒昂N挥诳萍紕?chuàng )新鏈的中后端,河套面積較小,主要集中在科技和科學(xué)研究環(huán)節,處于前端或中前端。因此,河套對科研設備和科研人員的通關(guān)便利性有著(zhù)遠高于其他區域的要求?!?/p>

  曲建認為,各區域根據自身功能定位進(jìn)行制度創(chuàng )新,才能構成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系統,深中通道將促使這些區域更高效地運行和鏈接在一起。

  兩岸東西聯(lián)動(dòng)統一 大江大河才能養大魚(yú)

  一直以來(lái),珠江口交通不暢制約著(zhù)珠西、珠東協(xié)同發(fā)展,造成兩岸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不均衡。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末,西岸城市的GDP總和僅為東岸城市的1/5,世界500強企業(yè)總部主要集中在大灣區東岸城市,謀求發(fā)展的迫切愿望深植西岸人心。

  “向東發(fā)展,與深圳匯合”更是中山市政府近幾年城市規劃的重點(diǎn)。就在深中通道出口旁,66平方公里的深中深度合作區早已成立,包括馬鞍島全島和附近三個(gè)基地。

  “珠江東西兩岸的產(chǎn)業(yè)協(xié)作一直都存在,而且已經(jīng)處于一個(gè)較高水平了。而深中通道的開(kāi)通,可以更進(jìn)一步加密合作頻次、提高合作的水平。比如,前海正在大力發(fā)展的人工智能、低空經(jīng)濟、海洋產(chǎn)業(yè)等,都可以為傳統制造業(yè)賦能,幫助中山、江門(mén)這些城市提升改造傳統制造業(yè),加快新型工業(yè)化進(jìn)程。同時(shí),前海這些產(chǎn)業(yè)也將在服務(wù)其他城市的過(guò)程中豐富其應用場(chǎng)景,使其自身也得到一些優(yōu)化和提升?!碧锪⒚髡f(shuō)。

  毛艷華表示,通車(chē)后,珠三角西岸的城市將與前海建立直接聯(lián)系,政府、企業(yè)層面的交流交往必定更頻繁。在這種對接合作過(guò)程中,前海一流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、政府運營(yíng)模式、服務(wù)理念,會(huì )在無(wú)形當中傳遞過(guò)去,擴大制度創(chuàng )新成果覆蓋范圍。

  同時(shí),他還認為,前海產(chǎn)業(yè)的空間聚集密度比較高,面對新一輪全球產(chǎn)業(yè)結構調整和加快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大背景,產(chǎn)業(yè)上應做一些空間上的疏解,可以將一些比較成熟的技術(shù)、比較低端的產(chǎn)業(yè),通過(guò)深中通道向外圍轉移,騰出更多空間發(fā)展優(yōu)勢產(chǎn)業(yè),比如人工智能、信息技術(shù)、現代金融業(yè)等。

  不過(guò),坊間也有一種擔心,認為珠江東西兩岸一體化發(fā)展后,中山優(yōu)質(zhì)項目和人才會(huì )因“虹吸效應”,被吸引到深圳和前海,加劇城市間產(chǎn)業(yè)競爭。

  對此,曲建認為無(wú)需過(guò)分擔心,因為深中通道的開(kāi)通并非只對中山或前海有好處,而是對所有企業(yè)有好處。深圳和東莞的協(xié)同就是成功案例。東莞的發(fā)展直接受益于深圳的帶動(dòng)。通過(guò)深中通道,中山也同樣可以被帶動(dòng),即便一些企業(yè)的總部遷到深圳,但只要企業(yè)壯大,兩地就都受益。

  “一個(gè)池子養不出大魚(yú),需要大江大河。相比之下,目前深圳的水更深更廣。就像浙江與上海的互相配合一樣,有些企業(yè)總部只有到了上海才能進(jìn)一步壯大,因為那里的金融服務(wù)功能要強大得多。否則,這些企業(yè)可能永遠只是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,無(wú)法轉型升級到跨國公司總部水平?!鼻ㄕf(shuō)。

 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政策與實(shí)踐研究所所長(cháng)、香港國際金融學(xué)會(huì )主席肖耿也表示,通車(chē)后,兩地企業(yè)和人才必然會(huì )根據市場(chǎng)做一輪新的選擇,高端人才會(huì )向深圳流動(dòng),需要產(chǎn)業(yè)空間的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會(huì )向中山甚至湛江方向一路轉移。

  “全世界的各大城市,產(chǎn)業(yè)分布也是有規律的。這個(gè)情況跟大灣區類(lèi)似,華為終端總部跑到東莞松山湖去,而最核心的總部還是在深圳。前海目前處于一個(gè)核心位置,這里的企業(yè)發(fā)展壯大后,也有可能搬到橋對岸去,從而帶動(dòng)中山的發(fā)展。因為基礎設施將發(fā)達地區跟發(fā)展中地區連接起來(lái),產(chǎn)業(yè)從中心區域往外遷移,成本就降低了,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在城市群內發(fā)展將更為順利?!毙す⒄f(shuō)。

【編輯:付子豪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